风月无边,与吾同行。
 

【楼诚】有匪君子 如金如锡 (台球桌PLAY,上)

*现代AU 总裁&明星 夹带私设 雷请点叉

【LO主是一个打台球然后被台球打到牙的人,求捉虫谢谢】



有匪君子 如金如锡 


明诚下车。

开车门的瞬间记者蜂拥而至将他围住,如果不是事先准备了保安维持秩序,估计那些长枪短炮都要捅到他脸上来了。连帽衫和墨镜的打扮遮掩不了他外表优势,不远处的粉丝团也聚了过来,嘈杂得叫人脑子嗡嗡响。今天是明苑国际酒店的开张庆典,明诚接到工作是与酒店董事长明楼共同剪彩,然后晚上还要赶个演出,时间说紧张也不算太紧张。

好不容易从人群中层层突破到了化妆间,明诚手机响了,他示意助理先出去。

喂,大哥。明诚按了通话,一扫满脸的疲惫。

剪彩完有什么安排吗?明楼在办公室饮茶,手上和田玉薄胎茶杯还是明诚去年送他的生日礼物。

没有,连轴转了一个月,再不让我休息会我得报工伤了。明诚的声线沉稳,听在明楼耳朵里又是别有一番意味。

他十岁来明家,明楼一手教的读书写字外语历史。刚入学的时候有些吃力,读完第一个学期,学校通知明镜明楼,这孩子可以跳级了。明诚聪明勤奋,学习生涯顺当得令家里那个吊儿郎当的明台好生羡慕。本来毕业了明诚决定在明楼身边做助手,但明楼心知他热爱绘画,就给他一个画廊叫他自己打理,后来阴差阳错的被娱乐公司的朋友带去试了个镜,竟然就成了今天的大明星了。明镜就不看好明诚天天围着明楼转,万分支持他唱歌演戏画画,在明家,大姐还是说得算的。

吃早饭了没?明楼问,他桌面摆着一盒早晨刚取的五芳斋桂花糖藕和燕云楼的银丝卷、豌豆绿。

大哥准备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

阿诚越来越会说话了。明楼说,我一会儿叫人给你送过去,剪彩的时候大姐也会来。

我昨晚才跟大姐通电话呢,她怎么没告诉我?

明台吵吵着要来看,大姐拿他没辙,一起来的。明楼抿一口茶,今年的金骏眉不错。

明诚笑,那小子真是一点都没变。

换了修身西服,明诚挑了颜色搭配的领带和手绢,仔细地在镜子前打领结。他手指修长,明楼落过无数个吻在他的指尖。出了化妆间,闪光灯仍旧不停,明诚一边礼貌地朝镜头微笑一边跟着保安快步向酒店大门走去。

他和明家的这层关系其实是公开的秘密,明楼给了媒体压力不允许见报,至于边角的八卦杂志,懒得管,也不用管。曾经有人酸明诚依靠明家势力没有自己本事,虽然明诚没告诉家里,可传到明楼耳里已经是添油加醋的版本了。明诚的本事,怎么可能是这些凡夫俗子比得上的呢。

明镜一身紫色旗袍,明楼明台一左一右地在她身旁,记者问着无关痛痒的问题。待大明星一出现,问题和灯光都抛到他身上去了。明诚礼貌地说对不起今天不是我的专访,大家拍明董事长就好。

明镜拉着他的手臂悄声问,春节回来过吗?

一定回。明诚在她耳边说,另一只手接过礼仪小姐递过来的彩带。

热闹了大概快一个小时,明台拉着明镜去二楼自助餐厅吃早点,明楼在助理的陪同下回办公室,明诚溜到明楼给他准备的房间,冲了个澡洗掉涂在脸上的化妆品和应付媒体带来的些许疲劳。

傍晚五点半以前的时间都是他自己的,明诚让其他人都去休息,戴了墨镜口罩鸭舌帽往明楼的办公室去。明楼在顶楼的办公室非常宽敞,甚至还有专用的台球室。

他们两个人台球都玩得不错,兴致来了可以一天都不离开球桌。

明诚推开门,明楼正好在推杆送球,主球和黑球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然后黑球落袋。桌旁的人瞥了明诚一眼,拿壳粉慢慢涂匀球杆顶端。明诚将球一个个从袋里拾出来摆好,红色的桌面摸上很滑软适宜,看桌角的雕花,一定是明楼去定制的。

来一局。明楼戴着黑色三指手套,一手握着球杆。

好,赌什么?明诚知道他不会玩没花头的局。

我没想好。你开球还是我开球?明楼解开一颗衣扣。

明诚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你别后悔。明楼球杆一晃轻压左手食指第一个关节,前后推动,啪的一声打散九个球,粉球蓝球入袋。

明诚轻轻鼓掌,再对上明楼的视线时,对方在领口做了个手势。了解明楼如明诚,低头一笑,脱去了外套。

一个球一件衣服这个游戏不是没玩过。

明楼再度弯腰,瞄准下一个目标。中间有颗球挡着,他举杆试了一下角度,击中母球偏上的一处,母球跳过阻挡冲目标滚去,不过很可惜。

明诚接过明楼递过来的球杆,扫了一眼房间。他没看到架杆,干脆想就不用好了,手一撑单腿弯曲跪上艳丽的桌面。背对明楼的明诚,因姿势被裤料紧绷勾勒出了臀型,这翘臀摆明了是在诱惑明楼快点去重温一下手感。

两人很少沉不住气,但毕竟一个月没见,被明楼从背后抱住的同时,明诚喉咙里低喘了一下。熟悉的力道和气息笼罩了他。

TBC


姨妈疼,明天写肉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47)
 
 
热度(665)
 
上一篇
© 斗佛怒心广慈悲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