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月无边,与吾同行。
 

【锤基】kiss and hug

HUG

Odin不是无私的神,大战之后在神庙里发现一个哭泣的婴儿,那是罗非的后代,泪水不断地从他稚嫩的脸上滑倒Odin的手中。他带婴儿回到神宫取名Loki并抚育成人,一开始他想利用这件事来统一两个国家,为了永久的和平安逸结成联盟,但日久天长,那不重要了。

Odin将这件事隐瞒下来,视Loki为家人,只是登上王位永远没有Loki的机会。无论Odin曾经说过他们生来都是做国王的,无论,他多爱Loki。

像雄狮一般威风凛凛的Thor,是让Odin无比自豪的儿子,是众神仰慕的雷神,也是Loki唯一的兄弟。童年时期,Loki并不觉得与自己的兄弟有什么不同,Odin同样地爱并教育他们。当孩童柔韧的四肢上出现了蓄满力量的肌肉,柔滑的脸颊变得轮廓鲜明并覆上一层坚硬浓密的胡茬,清澈蔚蓝的双眼能够飞出无数细小的电流直击异性的芳心时,Thor的成长,是为了成为下一任的王。

日复一日力不从心的Odin授予Thor无比强大的武器,美佐拉是属于Thor的了。那天Loki也得到了他的武器,但是他看见了Odin心中的天平毫不犹豫地准确地沉沉地偏向了Thor的那一方。

当然Loki此时不会将内心展露在父亲和兄长的面前,他微笑并接受了喜形于色的哥哥一个用力的拥抱。钢铁般的双臂,的确是王该有的力量。他们曾有过千千万万个拥抱,每一个都凝着最真挚的感情。但兴许这是成人后,Thor最快乐的一个拥抱。Loki回抱他的兄弟,他羡慕这健壮的躯体甚至说是嫉妒,他细长略显苍白的手指圈过他哥哥的肩膀,在鲜红披风的映衬之下更是刺眼。

Thor的双臂箍着Loki的腰和背将那绿色的柔软长披风截成三段,他看不到他弟弟的表情,Odin也看不到。爽朗的笑声之后,Thor放开了双手拉着Loki的手臂决定去庆祝庆祝,神宫的大厅早有他的朋友们和美食美酒在期待他的归来,对的,只有他,没有人期待Loki。范达尔、霍根、沃尔斯塔,更多的拥护Thor的神在等待他的豪饮与欢乐。

Thor如他们所愿地带着美佐拉神气地出现,另一只手立马举起了满满美酒的金杯一饮而尽,在歌唱声、欢呼声中,他是最耀眼的那一个。

Loki小口小口抿着杯子里透明的芳香液体,绿色双眸追寻着Thor无法被忽略的红披风,充满了热情和爱的色彩。他知道Thor喝多了便一定会在那台阶坐下,用他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巡视每一个人脸上的欢喜。往往Loki都陪着他看着,直至他再度起身开始新一轮的饮酒作乐。

有些头昏脑胀的Thor走近他的兄弟,弯下腰又拥抱了Loki,解去了铠甲的年轻身体炽热不已。体温比Thor低的Loki顿时有了会被燃烧殆尽的错觉,Thor靠在他颈窝的下巴和呼吸都像是火,仿佛抱着他的这个人才是火神,而不是他自己。他放下手里的杯子,承认自己很嫉妒将要成为王的Thor,承认自己的心里对父亲的不满,但是他也承认自己是爱Thor的,或者,比任何人都爱。

然后他收紧了双臂,拥抱他的兄弟。

KISS



Loki的身份是Odin一次慈善的产物,那犹如黑夜般的头发和翠绿湖水般的双眼,都与Odin的皇族金发蓝眼毫无相同之处。Thor的头发是蓬松柔软的太阳光线,披风是汹涌热血的鲜红,他是处于光荣与荣耀中的那一个,任何事都动摇不了他继承人的地位。只因为Odin心中知道,Thor身体内流淌的是真正的神的血液。

即使“父亲”也爱Loki这个“儿子”,但Loki并不能够因此满足。他无法与Thor拥有相同的爱,虽然他远比Thor聪明。他嫉妒Thor,嫉妒是表层,但里层的情感蠢蠢欲动,异样的情感恰好是没有血缘羁绊的证明。因为那种无法被原谅的情感,他的智慧成为了他恶作剧的资本,渐渐地他花样百出惹事生非。

事先备好掺有蜜与毒的饮料被一饮而尽,Thor靠着粗大的椴木树干,深嗅了淡黄色的花朵芳香。而Loki先前想好的小把戏在Thor半眯着眼睛呼唤他兄弟的一瞬间碎裂成齑粉,他走过去在兄弟的身旁并肩坐下,如同童年时期任何一个玩耍过后悠闲的下午。“Brother”,这个词在发音时舌尖轻卷挠过上颚,带着些许甜味和酒香萦绕在齿间。Loki首次尝到自己亲手调制的饮料的甜味是在Thor的舌尖。按着Loki后颈的手曾经握着Mjollnir奋勇战斗,不过此时此刻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Loki湿润的发根上,温柔地揉抚。

“Brother……”Loki认为能分辨出自己的Thor是清醒的,天蓝色的双眸映出了自己迷茫的神色,接着Thor的脸又靠近,炽热的唇舌再次攻占了Loki被吻得发疼发烫的嘴。Loki想,或许他是喜欢这疼痛的,然后他就什么也不想了。胸口满胀得似乎是要爆裂开来,迸发出他所有的甘美喜悦和苦涩懵懂,还有强烈到令人恐惧的悸动。素灰色的绿鹃在树枝分叉处啼叫,反复而又洪亮仿佛颂唱着罪孽如蜜,歌声在每一片嫩绿叶间回荡。

Loki的手指起先是不自觉地揪着他哥哥的红披风,揉皱了的布料犹如玫瑰花瓣,而他的绿披风躺在青草地里,与半熟的草叶抱在一起。时而柔情时而粗暴的吻好像没有休止,Thor的胡茬蹭着Loki光滑的下巴,他把他的弟弟结实地压在了树干上。铠甲摩擦的金属声刺耳又动人。

铠甲的表面冷若冰霜,手掌熨过去的部分逐渐带了点温度,互相拥抱着的兄弟闭着双眼亲吻。Loki滴酒未沾可也醉得不行,而Thor口中并没有残留的酒液。

他的哥哥就像阳光一样烤着他身体的心的每一寸,连他心内最阴暗的角落也被占据,像是口中那火热的舌尖触碰着湿热的每一处,不容许逃避。一同童年的任何一个玩累了相互靠着睡着了的傍晚,醉醺醺的兄弟倦了就沉入梦乡。而这个漫长的说不明的吻,也再也没有被提起过。

The first ,and the end.






END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7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斗佛怒心广慈悲|Powered by LOFTER